公告版位

今天”韓國熔爐啟示錄”專題報導,我們實際來到電影”熔爐”真實版地點光州,這個城市在80年代,為了要爭民主、引發政府血腥鎮壓,有"人權"搖籃之稱,不過諷刺的是,唯一的一所聽障學校,卻是爆發侵害聽障生人權、性侵的案件,公視記者找到揭發這起案件的老師,還有抗爭六年多的人權團體,帶您深入了解,光州這所聽障學校,性侵案件的始末,還有受害孩子他們現在的情況如何?繼續我們一起來看看以下的報導。

從緊閉的鐵門望進去,校門口矗立一塊石碑,上頭韓文的意思是"這裡是重生的殿堂"現在看來格外諷刺。因為這裡就是電影"熔爐"第一現場的真實版。

聽障學校性侵案揭發老師 全應燮:每天晚上,老師會拿食物給學生(男)吃,叫這學生把被害人(女)帶過來,帶過來之後,就讓這個學生走,接著就把被害人帶進房間裡,把門關上,老師開始在裡面對女學生施以性侵害等暴

用手語慢慢比出2005年,第一次接到遭性侵女學生哭訴的情景;看起來就像鄰家的大叔,他就是勇敢揭發學校性侵醜聞案的老師全應燮。站出來是因為學校為掩蓋性侵的事實,反誣賴他是加害人,於是2005年6月,向光州地區身心障礙家庭問題諮商中心舉報,聽障學校性侵案才第一次曝光。

光州身障者諮商中心心理師 金民仙:想到這些孩子得永遠抱著無法拋開的傷痛活下去,就覺得非常心痛。

一提起當時輔導的過程,諮商中心心理師金民仙忍不住哭了,因為受害的程度難以想像。揭發老師全應燮說,電影熔爐只演出了十分之一,真實孩子受害的過程,猶如成人電影。

抗議歌詞內容:(合四百萬的力量為一,來 放聲喊叫吧!解放的國家。)

聽障學校性侵案件,馬上引起了光州地區民間團體的憤怒,不只聽障團體、包括婦女、教育、人權共有41個團體聲援,成立"性暴力對策委員會"為不能發聲的受害聽障生爭取權利。因為不只性侵學生,這所學校長期以來,還剝奪聽障生的受教權。校內的老師幾乎不會手語,學生高中畢業文盲的一大堆。

聽障生:(一部分老師)好像把學生當成笨蛋,所以我很生氣。

儘管警方跟國家人權委員會到學校調查,發現確實有性侵的事實,不過校方動用公款和受害家屬達成和解協議,因此二審判決大逆轉。

性暴力對策委員會執行理事 朴贊東:判決最後只處最輕的刑罰,讓我們看到司法竟然可以因"人"而異。

人權團體六年多來,抗爭從沒間斷,成效很有限,幸好電影"熔爐"上映後,短短兩個月,一切都改觀了,披著羊皮的狼終於現形。

光州警方重案股長 鄭景彩:強姦被害者、因為強姦致傷,公訴期有十年,現在還沒到。

從原先只判決4個人有罪,一下子增加到14人涉嫌性侵,目前,全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由於涉嫌性侵的校長已經病逝,將由韓國政府負起連帶責任,賠償受害學生。另外光州政府破天荒接管,學校暫時關閉,取消它社福法人的許可、繳回韓幣57億相當於台幣1億5多千萬的法人財產,用來做為身障者福利基金,並成立國立特殊學校,預計2013年開學。

性暴力對策委員會代表 金容穆:很多機構或學校都曾發生,類似侵害身障者人權、歧視或暴力對待身障者的情況,但是每當這時候都要寫成書或拍成電影嗎?這不是解決的方法,藉此一定要修正社會福祉事業法。

現在諮商所外牆,還掛著呼籲社福機構經營要公開透明,只要這個法案通過,身障者就更有保障了。看到這邊我們不禁想要問,這間學校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會發生如此駭人聽聞的性侵案件。而且地點竟然是80年代,曾經為了爭民主引發政府血腥鎮壓、有"人權"搖籃之稱的光州。走訪位在首爾的國立聾學校我們尋找答案。校史已經98年的首爾聾校,不曾發生過性侵案件,校長說跟學校地理位置很有關係。

首爾國立聾學校長 鄭玄孝:主管機關教育部就在旁邊,隨時受到監督、而且也要按時報告。

首爾聾學校位在市中心的精華區,教育部、警察局全在不到十分鐘的距離。相較之下光州聽障學校位在,離市中心半小時的車程交通非常不方便的山區,天高皇帝遠,出事了,真的沒人知道。這班是首爾聾學校高中三年級,這節上的是韓國本國史,教的內容跟一般的學校高三課程一樣。在這裡,每個人都是自信滿滿。

首爾國立聾學校長 鄭玄孝:我們是155所特殊學校的示範學校 我們的老師和學生都能以在本校服務上課為傲。

反觀光州聽障學校,淪為家族企業,老師連教師的資格都沒有,更不要說用手語上課,更糟的還岐視學生。

光州聽障學校校友 姜福元:我們聾人不是狗 我們也是人,為什麼要把我們當成狗?

校友姜福元不懂,為什麼他們只是少了聽力,就不被當人看?為什麼他們智力明明沒問題,老師卻不肯好好地教?不過至少熔爐效應,帶給受害的聽障生更多的保障。幾個小女生,開心的用手語討論等一下要吃什麼,等餐的時間大夥就在客廳看電視聊天。因為電影"熔爐"讓韓國重新正視聽障生的權益,幾個受害的女生就被安置住進這裡。這裡是中途之家,麻雀雖小但應有盡有,隱身在住宅區中,好訓練孩子可以重新回到社會正常生活,這裡有個很溫馨的名字叫作"HOLD GROUP",意思就是在這裡可以學會獨立生活,也有同儕相伴共同成長。

受性侵女聽障生:在中途之家生活很舒服、也很好。

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如果不說很難讓人想像,她是整起案件中受害最嚴重的個案。

受性侵女聽障生:我沒有父母、奶奶讓我讀這裡(光州聽障學校),我自己一個人是孤兒,所以和同學無法好好溝通,總是一個人行動。

17歲本該是青春洋溢的年紀,但對她來說,卻是人生黑暗的開始。因為就在這年學校老師對她伸出了魔爪。事件曝光後她幾乎崩潰,住院一週還因此轉校,但仍然止不住惡夢連連;可是看看現在,我們無法碰觸她內心的深處,但至少外表看來,恐懼似乎正慢慢遠離。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改變?一方面是因為電影熔爐效應,韓國政府亡羊補牢投入資源協助孩子走出創傷,另外一方面更大的動力是民間團體愛的力量。不需要音樂,只要雙手,就能找到心靈安慰,這是聽障牧師李龍普去年得知孩子受害之後,雖然在加拿大神學院學位只剩一年,但他毅然放棄,回韓國成立這個教會。

聽障牧師 李龍普:我們教會成立的目的是,那些孩子心理有傷痛、曾受到性侵的傷害,我想幫助他們治療精神上的傷痛,給他們希望、把痛苦都排除,我們做這樣的事。

不用擔心一般人異樣的眼光,專為聽障孩子設立教會,在這裡"手語"是主要溝通的語言,因此幾乎受害的聽障生一有空就會來參與,看看她不只開心和大家享受過節的氣氛,還可以照顧其他小朋友。因為寫書和受害者有實際接觸的作家孔枝泳心疼他們處境,大力奔走總算得到官方的贊助,在耶誕節前夕送孩子一個大禮,在光州市政府大廳,開了這家庇護咖啡廳,雇用三名受害者,女孩就是其中一位。

受性侵女聽障生:現在在一家新開的咖啡店工作,很棒!我想認真的工作。

過去上學的時候沒有目標,現在不一樣了,她會努力工作,活出不一樣的人生。協助受害聽障生重新生活,韓國熔爐啟示錄還有一點值得學習。就是認同聽障者使用的語言”手語”。長達六年多的抗爭行動、全程都有手語翻譯,連帶頭抗爭的代表金容穆,也是領有證照的手語翻譯員,輔導受害聽障生的心理師,同樣也具有手語翻譯專業。

光州身障者諮商中心心理師 金民仙:當時有12名被害人敞開心胸,現在則有將近30名被害者。

溝通無礙,讓更多的受害聽障生站出來。避免受害人未來成為加害人,金民仙說心理輔導真的很重要。

受害者同班同學:雖然是很嚴重的話,但我真的想要殺死老師。

不要說受害的聽障生,連同班同學都出現了偏差心理,金民仙說她會盡一切的努力帶他們走出傷痛。這些年來還有一個人的身影,也一直守候在聽障生的身邊,就是他手語翻譯員金昌鎬。

手語翻譯員金昌鎬:翻譯從性暴力諮商所開始,對警察、檢察官、法官時、甚至到電視媒體,幫被害學生翻譯大約五六次同樣內容,在精神上真的非常辛苦。

從事件爆發到重啟審理,所有的翻譯全部由他一個人包辦,以求翻譯內容的一致性,雖然很累,但是為了孩子的人權都甘之如貽。而他的辛苦如今也有回報,因為他看見孩子臉上終於有笑容了。


程修玲 王興中 馬台興 韓國光州

PTSNEWSsignl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雙寶媽
  • 不經意地看到這篇文章,原來正義還是存在,太好了!
  • PoPo
  • 最近因為電影釜山行而看了熔爐這電影.一邊看一邊哭, 心真的很疼也讓我以後會更關注有聽障外人仕.對有缺陷的人本來就應該要付出更多的關心和關懷而不是利用這缺陷去侵犯他/她們.今天看到這報道都有一點安慰.我相信心靈的創傷是永遠都無法彌補的.希望受害人可以慢慢走出陰霾,用生命影響生命,好好活下去.
  • 訪客
  • 謝謝您
  • 訪客
  • 謝謝你們後續的追蹤報導
  • 慧慧
  • 如果一定要用電影才能讓人注意到這些活在角落痛苦生活的人的話,那法律似乎沒什麼用處。我們只要讓作家去寫小說讓製作人去砸資金導演去拍電影那就好了啊!法律講好聽是人人平等,實際上只是在擁護一些有權有勢的人罷了,被害人根本沒有受到保護,這社會到底怎麼了?如果沒有這個老師和作家,還有這部電影,那些被害者要怎麼繼續活下去?正義是存在的,但會不會被看見被支持這是一個未知數,但我知道我一定要堅守心中的正義,不要被這世界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