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和「特教法」的規定,教育單位應該要提供身障生在學校學習所需要的支持服務,但事實上有很多身障生的需求沒有被滿足,因此殘障聯盟特別發起身障生支持需求討論會,廣邀各個障別的大學生來現身說法,好成為未來他們向政府機關立法保障的依據。

輔導老師VS黃仕瑋:(你要申請聽打員?) 嗯!

向輔導老師申請上課需要的聽打員,他是今年大四的聽障重度生黃仕瑋,也是輔大資源教室從去年九月開始提供聽打員服務以來,第一個申請的聽障生,黃仕偉說有聽打員的協助,上起課來再也不會狀況外,可是他卻不好意思每堂課都申請。

重度聽障大學生 黃仕瑋:第一節、第二節是8點開始上課,然後那堂課人很多比較沒有位置坐,所以...而且聽打員不太可能會那麼早上。

輔大學生 宋祖慈:因為平常我們會有早上8點的課,就覺得其實這樣(第一節課協助聽打)是沒有關係,而且早起也無所謂。

知道校內在找聽打員,宋祖慈馬上來測試打字速度,她打包票說,早起協助聽障生上第一堂課絕對沒有問題,其實身障大學生校園生活支持需求能不能得到滿足,協助者的時間配合度並不是最大問題,最大問題出在教育部給學校身障生的補助經費根本不夠。

殘障聯盟專員 劉佳恩:那這筆錢(協助同學工作費),每個學年每1到5位學生(身障生)補助2萬5千元,那其實這樣換算下來,每一年一位學生(身障生),平均大概只得到5千元的補助。

以輔大來說為了鼓勵同學,聽打員時薪給到105元,以黃仕瑋為例,因為有修輔系,大四一周還有22堂課,如果全部都申請聽打員,只要3個禮拜就把教育部一學年的補助給用光光了。但是這個情況教育部知道嗎?殘障聯盟表示,教育部過去只做身障生對資源教室現有服務的滿意度來調查,並沒有從身障生的角度來看,到底他們真正需要的校園支持需求有那些?

殘障聯盟專員 劉佳恩:沒有看到是從學生(身障生)這一端,以學生的角色出發去看到他真正的需求,看到他在跟障礙的環境的互動底下,會產生什麼樣的困境?

因此殘盟特別發起身障生支持需求討論會,聽障、視障、肢障各有一場,希望匯集身障生的親身經驗,好作為向政府倡議的依據,不過到現在報名不夠踴躍,殘盟呼籲身障生站出來,因為自己才是自己處境的專家,勇敢表達意見、身障生所需要的就學支持需求,才能夠更完整。

記者程修玲 王興中 台北報導

PTSNEWSsignl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