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特教學校爆發性平事件已經一年多,被害和受害的學生家長們,已經達成互不追究的協議,不過除了人本教育基金會協助受害生打國賠之外,因為涉及性侵是公訴罪,所以這一年多來,家長和孩子們是在不斷的出庭中度過,面對漫漫司法長路,他們的心情如何?來看我們的報導。

記者VS孩子:(為什麼會怕法官?) 怕被綁(關)!

一個簡單的手語,就完全表達孩子這一年多來出庭的心情,一路陪著走過來的媽媽同樣也是百味雜陳。

媽媽:小朋友、家長的話,我們是互不追究啦!現在法院是說他也有刑事的責任,反正法院一通告我們就是要去,你還是要走啦!

只要法院通知書一來,媽媽就得帶著孩子出庭。可是出庭的時間都不是假日,要放下工作之外,媽媽還要傷腦筋孩子的請假問題。

媽媽:有時候我都不知道怎麼寫請假理由,是他們老師還不錯,我是私底下有跟他們老師說,老師就說寫事假就好了。

人本基金會主任 張萍:除了國家賠償之外 還有孩子本身刑事訴訟追訴的部分,也一直還在開庭,我們還在想辦法,就是看能不能減少孩子出庭的次數,不過目前以現有的體制看起來是有相當的困難。

南部特教學校爆發性平事件已經一年多了,因為去年監察院又針對延遲通報的部分彈劾校方,因此許多已經詢問過的案件,法院又要再重新審理一遍,有時候大老遠跑來出庭,10分鐘就結束了,或者是一天竟然要出兩次庭。

媽媽:早上一次、還有下午一次,(一天兩次) 有夠扯,同樣一件事情。

雖然出庭要面對過去的傷痛,不過這個的過程也讓媽媽還有孩子變得更堅強。

人本社工 廖慧嫻:他們知道他們過去的行為上可能有一些、有一些認知上的錯誤,但他們現在終於知道說,在那個點可能是因為學校的情境裡面,沒有做到他們認知的教育,可是他們這樣子走過以後,他們現在很清楚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做。

媽媽:如果說出庭講到小朋友,講到、問到某些事情的時候,我就會(哭),不過現在已經有點麻痺了,因為妳哭也解決不了問題。

不過媽媽仍然堅持要走司法這一條路,因為她的孩子好好的送到學校,從被害轉成加害人,到現在校方還不承認教育錯誤。

媽媽:現在不是國賠上金額的問題,是說你教育上如果有疏忽的話,就是要跟社會大眾道歉。

特教學校校長 管志明:那麼教育部代表整個教育系統,部長已經正式的道歉,當然說妳如果說道歉指是要我校長鞠個躬,我想我不會去拒絕,我也很願意,如果這樣對他們有幫助的話,最重要的我是希望說在孩子後續的發展上,包括他的學業、他的生涯規劃,我們能夠對他們有點幫助。

新上任校長展現誠意要改革,還有司法能不能給台灣這一起特教史上最大規模性侵案件,一個公平的判決,大家都等著看。

記者 程修玲 王興中 報導

PTSNEWSsignl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