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於為聽障權益發聲、投書報紙的聽障朋友鄭國成,其實是國內少數的聽障大學講師,雖然聽力受限,不過卻熱愛中文,碩士論文結合手語和中文的研究,而目前的博士論文,則是要研究漢語和讀唇的關係,認真做學問、認真教學的態度,同時也感染了他的學生,上起課來特別的專注。

黑板上滿滿的板書,都是因為聽障講師鄭國成,要讓同學更理解上課內容。先天聽力障礙,聽不到、說不清,卻沒阻斷他對文學的熱愛,進而走上教學的路。

台中科大同學 葉承憲:老師很不簡單,因為他是聽障,他這樣還可以教我們,就覺得蠻厲害的。

台中科大同學 廖芝筠:發音一點點不標準,然後我們就要很用心聽。

台中科大同學 鍾再軒:我們如果有問題要問老師的話,老師都會很... 就是他會很熱心。

雖然有些發音,說得並不清楚,不過反而讓學生更專心聽課。而鄭國成對學問的認真態度,是學生最好的榜樣。

聽障大學講師 鄭國成:大學考了5年,碩士班考了6年,博士班考了5年。

求學之路,可以用"坎坷"來形容,考上一間學校,得花上比別人多好幾倍的力氣。對於自己的聽力障礙,他有著無奈,更多的是積極的設法克服。手裡拿的是媽媽縫衣服用的線軸,就是他小時候的鬧鐘。

聽障大學講師 鄭國成:譬如說我明天有什麼事情要特別早起的話,我會放在後面,翻身的時候就會逼自己醒過來,然後我看一下鬧鐘幾點了?這樣子,累不累啊!

從小父母就要求他跟一般人一樣學講話,長大之後,鄭國成為了跟其他聽障者溝通,也到台中啟聰學校學了手語。碩士論文就是手語相關的研究。

聽障大學講師 鄭國成:譬如說這個是男生 象形字,這是女生 這也是象形字,那什麼叫會意字?男生跟女生結婚 這樣子是會意字。啟聰(學校)老師是說為什麼我學手語怎麼學得那麼快?因為我本身有中文的基礎,我發覺到手語跟中文有點相似,也是用六書,文字的六書的方式;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除了沒有形聲之外,因為手語沒有聲音。

將漢字的構成跟手語連結,鄭國成除了從聽人跟聽障不同的文化觀點,來做手語演變的研究。現在,博士論文,更探討漢語跟讀唇的關係。

聽障大學講師 鄭國成:後來人家說讀唇是不對的,應該說讀話,讀話才正確!外國人說讀話,為什麼?你只看嘴巴動作,目的是要知道他的話,而不是看嘴巴動作而已。

放眼兩岸,由聽障者來做讀話研究,鄭國成是第一人。

台中科大應用中文系系主任 林翠鳳:教學認真、要求嚴格,但是為人非常的謙和。

教學認真,為人謙和,受到同事和學生的喜愛,鄭國成是前年傑出聽障人士的得主,去年更榮獲身心障礙楷模--金鷹獎的肯定。他將「聽障」這個先天的考驗,打磨砥礪,化作自身璀璨的光芒。

記者 歐姵君 王興中 台中報導

PTSNEWSsignl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