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對聽障教育來說是重要的一年。因為今年6月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行的「第21屆國際聾人教育會議」當中,否決了130年前米蘭會議,聽障教育獨尊口語的教育方式。等於是恢復了手語的地位,讓聽障生使用手語不再受到歧視。

溫哥華國際聾人教育會議 主席 漢德森:因此,我們反對所有在1880年ICED(國際聾人教育會議)上通過的所有結論。

一聽到130年前米蘭會議的決議取消,在場的人全部都起立鼓掌歡呼。
因為1880年在米蘭召開的國際聾人教育會議當中,做出了否定手語,聽障教育要以口語的決議。

]溫哥華國際聾人教育會議 主席 漢德森:(米蘭會議決議)將手語從所有的聾人教育移除,範圍包括了全世界。導致聽障與世界脫軌,這樣的結論,導致世界各國在制定教育政策的時候受到很大的影響。

國際聾人教育會議每五年舉辦一次,各國聽障教育專家同聚一堂相互交流,因此會議中任何決議對聽障教育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第二屆米蘭會議做出的決議,就讓世界聽障教育的潮流以口語為主,經過130年,終於在今年6月的溫哥華世界聾人教育會議中平反。當時人在現場的香港聽障者以及相關學者,很激動。

香港中文大學 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 助理研究員 沈柏基:我覺得很開心,首先因為等了很久了,以前聾人的手語教育被否決了,一直到現在,影響很大,負面影響很大。這對聾人來說很不公平,造成學習困難。

香港中文大學 雙語計畫經理 姚勤敏:對整個世界影響也是很大,手語教學都是在壓抑的情況下。

在台灣,因為受到日本殖民以及國民政府的影響,並沒有禁止手語教學,或許台灣的聽障朋友感受不大。不過在香港,手語長期受到壓抑,聽障朋友感觸很深。

香港中文大學 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 助理研究員 沈柏基:上課以說話為主佔大部分,手語相當少,聽障小孩看了只能猜測老師在說什麼,溝通真的不太好。

香港中文大學 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 助理研究員 潘頌詩:老師不懂手語,都用講的,同學看不懂,沒有辦法專心上課,就開始自己聊天,老師管不住他們,而學生學習也很困難。

因為沒有手語協助教學,聽力不好的香港聾童學習相對受到影響。
未來,各國的聽障朋友都殷殷期待,在尊重手語以及聾人文化中,能夠得到公平的對待。聽障者的地位能有所提升。

記者 歐姵君 鄭凱文 綜合報導

PTSNEWSsignl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